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網站首頁 > 副刊 > 正文

吳玉章與留法勤工儉學

2019-06-30 17:15:43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 周宇 羅秀能

今年是一個具有特殊紀念意義的年份,既是中法建交55周年和中國留法勤工儉學運動100周年,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100年前,發生在中法兩國之間的留法勤工儉學運動,有力見證了中法兩國人民互信合作,繼往開來譜新篇的那段光輝歷史。

被尊為“延安五老”之一的吳玉章,早在辛亥革命成功后的1912年,就把培養有科學文化的青年一代作為當務之急。在此后長達8年多的時間里,吳玉章在投身民主革命,追求救國救民真理的同時,還積極推動留法勤工儉學運動,勉勵青年學子們關注世界革命形勢,努力學習科學技術和社會科學。

發起組織留法儉學會

1912年5月,吳玉章與蔡元培、李石曾、吳稚輝、張靜江等同盟會員一道,在北京發起組織留法儉學會,組織、支持和鼓勵中國青年學生以勤工儉學的方式赴法留學,希望“輸世界文明于國內,造成新社會的新國民”。留法儉學會成立不久便在國內引起了廣泛關注,加入者就有70余人。在儉學會的組織下,在北京大方家胡同建立了中國最早的男女學生合班上課的學校——留法預備學校,招收學生20名,其中女生2名。學校學制半年,課程以法文為主,聘請法國人鐸爾孟擔任法文教授,還開設風俗習慣禮儀等教育。為“以節儉費用,推廣西學,而尚勞動樸素,養成勤儉之性質”,學生在校期間,除了要在廚房工作外,其他學習生活方面的事情一律自己做。同年6月上旬,吳玉章在北京與川籍同盟會員一道,發起組織四川留法學會。7月,吳玉章回川在成都少城濟川公學內開設留法預備學校,組織動員一批青年赴法國留學。1912年11月,第一批留法儉學會的學生40余人從北京出發,取道西伯利亞赴法留學,其中有四川學生16人。

成立勤工儉學會

1913年7月,吳玉章等人因反袁斗爭失敗而被迫流亡法國。盡管留法儉學會停止了活動,留法預備學校也被解散,但吳玉章等人一直把青年教育培養和國家建設人才的塑造牢記在心上,并落實在行動上。為實現更多貧困青年的留學愿望,吳玉章和蔡元培等前去參觀了李石曾在巴黎開設的中國豆腐公司,以及考察在法國地浹泊人造絲廠的“以工兼學”模式。吳玉章等人覺得這種方式很好,值得推廣。于是,蔡元培、吳玉章與李石曾、吳稚暉等人于1915年6月在儉學會基礎上成立了勤工儉學會,為更多貧困家庭的有志青年留學法國開辟了道路。

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使法國對勞動力的需求與日俱增,法國政府與在巴黎的李石曾等人商議達成協議:一是工價與法人平等;二是新招收的工人需有知識而無惡習者;三是招工之人不經手費用與工資;四是勞方需設工人教育。基本平等的協議,激發了中國青年到法國留學的熱情。留學生的增加,使吳玉章等感到在接待學生、安排住宿和介紹工作等方面,迫切需要有一個相應的機構來幫助辦理,而原有的勤工儉學會組織已經不能適應。于是,蔡元培、吳玉章、李石曾等勤工儉學會負責人,經過與法國教育界人士商議,于1916年3月29日在巴黎發起召開“華法教育會”預備會,推選出干事,擬定會章。中國方面的會長是蔡元培,法國方面的會長是歐樂(法國索布納大學教授),書記是李石曾和法國人裴納,會計是吳玉章和法國人宜士。同年6月22日,華法教育會召開正式成立大會。

華法教育會成立后,鑒于華工勤工儉學的效果良好,蔡元培、吳玉章等認為,如果動員國內青年學生赴法勤工儉學,其成績將會更加顯著。因為學生的文化程度較高一些,可以直接進入法國的專門學校或大學學習,很快便可掌握先進的科學技術,歸國后,就可以用于振興實業。因此,他們提出借用華工以工兼學的形式,代之以學生做工。學生工余時間學習,用其工資收入作為留學費用。于是,他們派人回國赴北京、保定等地組織留法勤工儉學預備學校。

掀起赴法勤工儉學高潮

不久,袁世凱在萬人唾罵聲中死去,國內形勢發生變化。吳玉章和蔡元培等先后回國,留法勤工儉學的活動開始在國內活躍起來。

回國后,蔡元培被任命為北京大學校長,吳玉章則繼續推動留法勤工儉學運動,在北京重辦留法預備學校。1917年5月,北京留法預備學校開學,吳玉章在開學典禮上做了演講。與大多數的留法倡導者不同的是,吳玉章不僅送學生到法國學習先進技術,還要求學生到法國特別注意法國的各種思潮。他說:“如社會主義一名詞,早已通行于世界,而東亞人士尚有惴惴然惟恐其發生者,亦有援引而妄用者,殊不知今日為社會主義盛行時代。”從吳玉章如此推崇社會主義理論的態度來看,原來殘存的無政府主義理論,這時顯然已經被他完全放棄了,這標志著社會主義世界觀已經成了他唯一的選擇。

在北京推動留法運動時,吳玉章又給四川、湖南的同事去信,請他們成立留法勤工儉學分會,希望在這個動亂的環境中能夠培養出一些建設人才。在吳玉章等的號召下,四川、湖南等地掀起了留法勤工儉學的熱潮。尤其是四川,在吳玉章的老朋友楊庶堪和熊克武的支持下,1918年3月后,在成都創辦了留法預備學校。楊、熊還撥出12000元資助成績在前30名的學生以解決赴法費用。同時,重慶也籌辦起留法預備學校,也為留法學生提供補助。因此,四川的留法學生總人數成為全國之冠。

到1919年春,華法教育會、勤工儉學會和留法儉學會掀起的赴法勤工儉學運動進入高潮期。1919年3月17日,89名首批赴法勤工儉學的學生乘日本船“因幡丸”號離開上海,遠航至法國南部港口城市馬賽。先前,華法教育會上海分會等團體及各界人士為赴法勤工儉學的學生舉行了送別會。吳玉章親臨送別會,并發表熱情洋溢的講演,鼓勵青年抱定宗旨、持之以恒。

吳玉章等人掀起的出國留學潮,匯集了身份、職業、年齡、學歷不相同的青年和社會各界人士。他們以青年學生為主體,包括因抗議簽訂中日密約而罷課歸國的留日學生,以及在“五四”運動中因參與愛國運動而被除名的上海高校學生,還有數量可觀的各省工業、農業、商業專門學校與師范學校學生。從職業上看,有普通中小學的校長、教員、職員,有新聞記者、銀行雇員、店員、醫務人員,還有少數下級軍官和機關職員,年齡最大的50多歲。

在赴法勤工儉學的人員中,有一家數口、兄弟姐妹、師生同行者,一時傳為佳話。如湖南的葛健豪,時年54歲,攜其子女蔡和森、蔡暢同船西渡。湖南的蕭瑜、蕭三,安徽的陳延年、陳喬年,四川的陳炎、陳毅及黎純一、黎重夫,均為同胞兄弟。已任校長的徐特立及其學生,也相會于巴黎。貴州教育界頗有名氣的黃齊生與外侄王若飛,也相約共赴法國。吳玉章的兒子吳震寰、吳虞的女兒吳若膺也先后赴法勤工儉學。在1919年初到1920年這一年多的時間里,中國赴法學生達1700余人,加上1918年前吳玉章等組織留法的共計1900余人。

在吳玉章掀起的留法勤工儉學運動中,絕大部分的留法學生為中國革命和建設事業做出了突出的貢獻。在拯救中國的道路上,涌現出了周恩來、鄧小平、蔡和森、趙世炎、陳喬年、王若飛、李富春等一大批中共在革命和建設時期的領導人。100年前的這些青年人,抱著追求新思想和科學救國的熱情遠赴法國,學有所成之后,為中國革命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設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

中国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河南11选五 韩国五分彩是合法的吗 霸屏分享赚钱靠谱吗 豫游k7大圣捕鱼 全民欢乐捕鱼好玩吗 六合彩大全 大乐透规律破解14年 重庆时时开奖助手 今晚双色球预测最准确码 时时彩后一选号技巧 手机挂机赚钱靠不靠谱吗 幸运飞艇5码二期必中技巧 用电脑怎么做兼职赚钱吗 今晚双色球开奖直播 计算单双公式规律 问道五开什么职业赚钱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