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自貢小區里五六十歲的保安越來越多——保安老齡化問題怎么破?

2019-12-27 21:43:31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我們偌大的小區只有五六個保安,而且多數超過60歲,還沒有我跑得快,如果遇上小偷或者失火等突發事件,他們哪有能力處置?”近日,高新區某小區一位居民向記者反映該小區安保力量弱。

在很多人的潛意識中,保安應該是一些身強力壯、反應敏捷、身手不凡的小伙子。可記者走訪調查發現,近年來我市各住宅小區的年輕保安越來越少,五六十歲的人員是小區保衛工作的主力軍。

小區現象:保安呈現老齡化

“出門去買菜,僅僅一個多小時,門鎖就被撬了。”近日,我市某小區有居民在業主微信群里反映有小偷入室盜竊現金,很快有業主回復稱,自己家也有被撬痕跡,幸好沒撬開。還有的回復說,自己不久前在樓道碰見鬼鬼祟祟的人,猜測可能就是伺機作案的小偷。

盜案發生,一些業主認為是小區保安老齡化造成的。“小區的保安都是五六十歲的老人了,對小偷基本沒有震懾力,遇上小偷更是沒有能力與其斗智斗勇。”居民劉虎晨認為。他說,年齡大了,精力肯定比不上年輕人充沛。不說晚上,即使白天,他也常常看見那些老年保安在值班室趴在桌上睡覺。“小區保安不僅應該是中青年人,最好是退伍軍人。”劉虎晨認為,退伍軍人在部隊受過專業訓練,不僅具有擒拿格斗的基本功,還具有一定的處置突發事件的能力,能給業主帶來安全感。

記者在走訪中發現,小區保安的平均年齡超過50歲,還見到少數年近七旬的“爺爺級”保安,不管是精力還是體能,都難以防盜,更缺乏擒拿格斗的能力。

在高新區匯川路某小區大門口,記者看到3個年齡偏大的保安坐在門口聊天。對于進出車輛、行人,基本上是不聞不問。記者通過對話了解到,其中最大的一位63歲了,是被安置在該小區的失地農民,在家閑著沒事兒,就出來在本小區找了份保安的活干。

記者來到自流井區同興路某小區時,一位上了年紀的保安正在張貼停水通知。經了解,他今年57歲。該保安介紹,除他之外,小區還有2名保安年齡超過60歲,最年輕的也已是48歲了。

在貢井區筱溪街某小區做保安的王發元告訴記者,他今年58歲了,于10年前“買斷工齡”就在該小區擔任保安,他們物業公司的10多名保安,平均年齡52歲。

記者共計走訪了11個小區,保安人員平均年齡大多超過50歲,小區保安老齡化嚴重。

主要原因:勞務雙方均滿意對方

保安擔負著守護業主家園安全的重任,物業公司為何不聘用年輕力壯的中青年人?記者走訪中了解到,主要原因是物業公司和“大齡”保安雙方均滿意對方,而物業公司和年輕保安之間則均不滿意對方。

某物業公司經理楊大成介紹說,年輕保安工資相對高,責任心卻沒有中老年人強,也沒有中老年人遵守勞動紀律、安心工作,“跳槽”頻繁。他坦誠地說,他們公司給保安的月薪,二三十歲的2000元左右,四五十歲的1800元左右,年齡越大越低廉。60歲(也有的55歲)以上的人,他們已退休,有養老金,月薪1500元,他們也樂意,而且物業公司還不用給他們繳納養老保險費等。

而年輕保安因嫌工資低而流動性大,難以在一家物業公司甚至保安職業做較長時間。38歲的付林偉告訴記者,他10多年前做過小區保安,一個月600元的工資難以讓他安心工作。他還說:“保安一成不變的工作方式也沒意思,特枯燥、單調,而且年輕保安因為收入高一點,經常被安排做分外的雜活。所以,我學了電工手藝,改了行。”

“2000年前后近10年時間里,小區保安多是年輕人,很多都是20多歲的小伙子。”曾于2000年至2003年當小區保安的吳鵬飛回憶說。楊大成肯定了吳鵬飛的說法:“當年因為國有企業普遍舉步維艱、民營企業處于起步階段,提供的工作崗位極為有限。隨著農民工大量進城,物業公司不愁招不到人,小區保安不僅年輕人多,而且不少是來自農村的退伍軍人。”

“小區保安老齡化始于2004年。”楊大成介紹說。那時,年輕保安月薪600元左右,高于困難企業職工工資,但物業公司不為其繳納養老保險費。對有抽煙、喝酒習慣的保安來說,600元是少了,紛紛跳槽。再說,年輕保安心態浮躁、工作責任心不強,物業公司也很嫌棄他們。“傳呼機盛行的時候,方沖小區大門值班室的電話對外收費使用。有一天,4個值夜班的年輕保安竟然將收得的100多元電話費拿去買鹵菜、白酒,在值班室吃得嗨。”楊大成介紹說,這一行為違反了多項規定,是其物業公司不喜歡年輕保安的開端。

物業公司:關鍵在于安保措施到位

據了解,根據《保安服務管理條例》有關規定,保安職業有著嚴格的準入制度:保安人員的年齡必須在18至50歲之間,經培訓后持合格證及資格證方能上崗。但在現實中的確存在小區保安無證上崗的情況。這些“大齡”保安們更多的是從事小區服務性質工作,比如看看小區大門、接聽業主電話、轉達業主意見,以及在傍晚拿著帶復讀功能的喇叭到在小區內轉轉,喇叭里反復叫喊著“關好門窗,注意放火防盜”之類的話語,而沒有承擔起保安應有的全部職責。

楊大成認為,保安老齡化現狀在專業公司保安需求量大增、小區保安收入偏低的情況下,短期得到改觀的難度較大。

“小區保安收入緣何偏低,主要涉及物業收費問題。”楊大成介紹說,業主繳納的物業管理費是物業公司的主要(有的是唯一)收入來源。我市一些老舊小區,物管費每平方米低的才0.5元,高的(電梯公寓)不過1元,而且因各種理由欠交現象突出,有的物業公司被拖欠物管費近一半,使得物業公司無力提高安保人員的待遇。

“其實,小區安全狀況和保安老齡化關系,并不像業主們認為的那樣直接。”相關人士表示,保安的年齡不是判斷小區安全防范工作好壞的標準,物業公司只要加強巡查、安全防范措施落實到位,就能擔負好安全保衛工作。該人士還說,為對自己負責,物業公司在錄用保安之前,一般要求應聘人員去做一次身體檢查。因為年齡偏大,如果身體又不好,在工作中萬一有什么閃失,也會給物業公司帶來麻煩。此外,如今小區大都安裝了先進的監控安防系統。我國正在提倡開放性小區,以緩解公共交通壓力,破除越來越嚴重的“堵”局。

“當然,物業公司也應加強保安的職業培訓,讓保安了解并掌握物業保安服務常識、防衛技能,真正發揮其應有的作用。”楊大成對記者說,如果發現物業公司屢不履行管理職責,可向住建局相關科室或公安機關反映、投訴。(記者 蔣周德)

中国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1000捕鱼游戏下载 手机app试玩真的赚钱吗 千炮彩金捕鱼下载免费版 急速赛车 十一选五选胆必出绝招 开200人幼儿园赚钱 现在动漫设计赚钱吗 快乐10分下载 黑龙江十一选五 360彩票对比器 森林狼炒股群 大乐透现场开奖直播网 股票融资融券买入是什么意思 捕鱼大师的工具箱 pk10玩法及中奖规则 双色球2019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