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最美輔警” 用愛點亮自閉癥孩子心窗

2019-12-29 14:16:56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富順縣獅市鎮竹米村少年浩浩,父母身患疾病,家庭極度貧困,曾被人販子拐賣而患深度自閉癥。5年前,王曉芳從首都北京“下嫁”到富順縣一年后,因工作認識了上學“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浩浩,從此將浩浩視如己出,從生活、學習、性格改變等各方面給予慈母般的關愛。浩浩因此逐漸成長為好學上進、開朗活潑的陽光少年。王曉芳先后被授予“四川好人”“四川最美輔警”等榮譽稱號。

遇見貧困家庭自閉癥孩子

秋風蕭瑟,秋雨瀟瀟。2014年10月下旬,入秋以來最冷的一天,富順縣公安局獅市派出所文職內勤王曉芳,早上出門前特意多穿了件衣服。

王曉芳跟隨社區民警到獅市鎮竹米村采集村民基本信息。走訪幾戶后,他們來到了潘萬和家。“咋還會有這么貧窮的人家?!”潘家的貧困狀況讓王曉芳驚呆了。

王曉芳祖籍安徽省阜陽市太和縣一個閉塞的小山村。1980年初夏,為了一家人能吃上飽飯,剛懷上她的母親陪同父親,帶著她兩歲的姐姐“北漂”到北京。在無數好心人的幫扶下,一家人在北京有了立足之地,后定居大興區。2003年,王曉芳與富順籍軍人曾義彬喜結連理。5年后,曾義彬轉業到富順縣公安局特巡警大隊。2013年春,王曉芳辭職到富順縣做了一名全職太太。次年7月,她通過考試成為一名輔警。

潘家貧困到啥程度?王曉芳說:“3間房有一間半的土墻裂縫大得成年人可以隨意進出,我就是從墻縫進入的。另外一間半是因為幾年前倒塌,政府出資砌了磚墻。那一間能遮風擋雨的磚瓦房,人禽混居,還堆放著糧食、雜物,要找個下腳的地方都難。全家唯一的“電器”是一盞5瓦的燈泡,沒有開關,要亮燈時,就將連接燈泡的插頭插入電源插座。”

社區民警和潘萬和拉家常時,王曉芳回頭發現門后躲著一個黑瘦的小孩,正用膽怯的眼神偷看她。那孩子神情呆滯,穿著破舊,一雙爛布鞋,腳趾頭裸露在寒風中。那一刻,王曉芳心酸到了極點。

潘萬和告訴王曉芳,兒子浩浩7歲多了,正上小學二年級。他患腰椎間盤滑脫癥,隨時犯病,還要看護妻子,比同齡孩子瘦小得多的浩浩便經常曠課做家務、干農活。

潘萬和與第一任妻子、兩個10多歲的孩子曾誤食毒鼠藥,妻子和兩個孩子搶救無效去世。個字不識的潘萬和受了有害物質和精神雙重打擊,反應就更加遲鈍。后來,他到云南某地打工,結識了患間歇性精神疾病、比她年輕20多歲的傣族女青年刀思。2005年底,兩人結婚。

2006年初夏,浩浩來到人世,為這個不幸的家庭帶來了歡笑和希望。然而,3年多后人禍降臨。2010年1月9日,潘萬和一大早挑了一旦花生、大米到鄰近的代寺鎮趕集。刀思遲遲不見丈夫回家的身影,便焦急地帶著浩浩去尋找。她背著浩浩走出三四公里遠便迷路了,就在十分無助時,被人販子胡某、余某某盯上。人販子覺察到刀思患有精神疾病,難以出賣,于是用車將其帶至偏遠的古佛鎮丟棄在深山老林。

潘萬和回到家,沒見到刀思母子,心急如焚,向鄰居打聽后確定刀思走失,便求助警方。富順警方立即展開偵查,于次日將奄奄一息的刀思找到。此后,該專案組民警先后輾轉重慶市、貴州省、陜西省等地,終于在天津市將兩個人販子抓獲。2011年6月11日,浩浩在重慶市榮昌縣玉鼎幼兒園被民警解救。

每周將孩子接到家度周末

母愛的天性,讓王曉芳動了惻隱之心。她默默地念叨,要力所能及地幫助浩浩,幫助這個極度貧困的家庭。

當晚,王曉芳就把浩浩及其家庭狀況告訴丈夫曾義彬。曾義彬生長在富順縣互助鎮新灣村,經歷過貧窮生活,聽妻子一說,他就理解浩浩家的困境,贊成妻子的幫扶意見。

第二天,王曉芳就給浩浩家拎了兩大包八成新的衣服、兒子的學習用具等。潘萬和從包里拿出一件件衣服,激動地說:“我們從來沒有穿過這么好的衣服,真的從沒穿過!”潘萬和不善言辭卻十分感激的樣子,讓王曉芳頓生“贈人玫瑰,手有余香”的幸福感。

之后,王曉芳工作之余異常忙碌,除了為浩浩輔導作業、疏導心理、訓練語言交流外,還奔走于親友家中為浩浩及家人收集生活、學習用品。潘家沒有像樣的家具,王曉芳和丈夫又給他們購買了衣柜、床等。

2015年5月,浩浩期中考試成績差得讓老師無語,只得求助于王曉芳。王曉芳跟丈夫商量后,決定每個周五放學后,將浩浩接到自己家,與兒子曾家輝一起度過一個個雙休日。曾家輝比浩浩大一歲,讀書高一個年級,性格活潑開朗,學習成績優異。

王曉芳第一次接浩浩到自己家,先給他理發,發現他很久沒有洗澡。“頭上有跳蚤。耳朵后面、脖子、腋下等容易積垢的地方,我都不是洗,而是用手一層層摳下已成黑泥的灰塵。”王曉芳說。

第一次淋浴、第一次用洗發水、第一次用沐浴露……浩浩興高采烈。在陽光、開朗的曾家輝的影響下,他敞開了心扉。

今年2月,王曉芳調入富順縣公安局網絡安全保衛大隊,一如既往地關愛浩浩。9月,浩浩上初中后住校,周五放學后輪流回自家、到王曉芳家。為方便聯系,王曉芳給他購買了一部“老年機”。浩浩每次乘上到縣城的班車后,就打電話給王曉芳,王曉芳準時到東街車站接他。

王曉芳對浩浩擔負起了一位學生家長應該承擔的全部責任,開家長會、與老師溝通……都是她出面。

浩浩被拐那一年多,潘萬和整日借酒消愁,王曉芳每次到潘家都勸告他不要爛酒。經王曉芳苦口婆心地相勸,潘萬和不僅戒掉早酒,午餐和晚餐也喝得少了。

王曉芳還常組織家人和同事給潘家干農活。有一年,潘萬和在打谷子時腰椎間盤滑脫癥犯了,她知道后,第二天就叫丈夫、兒子去幫潘家打谷子。生長在城市的王曉芳和兒子,一樣下田忍受著谷草刺手干活。

2017年初,王曉芳加入了富順縣公益聯盟,她通過這個公益組織,為潘家出售糧食、家禽和農產品,使其勞動成果及時變現。在公安部門和當地政府的關懷下,潘家翻蓋了危房,生存條件大為改善。

自閉孩子喊她一聲“媽媽”

被拐賣的經歷給浩浩幼小的心靈造成了巨大傷害,性格孤僻、自閉,少言寡語。浩浩變得陽光、開朗,王曉芳一家三口狠下了一番功夫。

“浩浩到我們家,兩個娃兒都按時起床,做完作業練習打沙袋,過了拳腳癮后下棋。跳跳棋、五子棋玩膩了,就學下象棋,有時間還要玩一會兒陀螺、拼圖、畫圖,吃過午飯就出去玩。”王曉芳說,他們刻意選擇人多、熱鬧的地方耍,讓浩浩感受城市氛圍,學會與人和諧相處。兩個孩子外貌相差很大,面對不知情者懷疑的目光,曾義彬就開玩笑說:“老二一直生活在鄉下,剛接到城里。”

曾家輝待浩浩像親弟弟一樣,輔導他的功課,教他養成良好的衛生習慣。王曉芳家住小學校附近,曾家輝總是帶浩浩跟自己的同學一起玩。他們一家人走親訪友也常帶著浩浩。

王曉芳參加公益活動,也總是帶上兒子和浩浩。浩浩因此知道了關愛老人、幫助兒童。有件事,王曉芳記憶猶新。一天,她帶著浩浩到冬瓜山菜市場買菜,浩浩看見前面一個中年婦女懷中孩子的鞋子掉了一只,趕緊跑上去撿起鞋子,又跑到婦女面前,將鞋子給她。

2017年3月的一天,王曉芳一家人與幾家好友到富順豆花村搞野炊。她在串羊肉串時,浩浩拿著幾串剛烤熟的羊肉串跑到她面前,羞澀地說:“媽媽,吃羊肉串。”聲音很小,但在王曉芳聽來卻如雷貫耳,她當時震驚了,并怔了一瞬間,然后就是感動的熱流溢滿全身。

浩浩如今已是陽光少年,成績也在班上中等偏上,這讓王曉芳和丈夫認為,無論物質、時間、精力付出多少,都很值得。“我們別無所求,只希望浩浩能成長為對社會有用的人。”(記者 蔣周德)

中国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上海快3加奖 广东快乐十分专家预测 贵州麻将上下分的app有哪些 雷速体育比分官网 最赚钱的黄主播 69棋牌 河南四方麻将下载 湖北快三最近100期开奖结果 澳门怎么玩 打麻将发红包不封群软件 河南快三预测今天的 竞彩足球指数 北京快乐赛车pk10直播 亿客隆彩票 吉林麻将app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