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李澤民 用鏡頭定格彩燈人最美狀態

2019-12-30 17:20:24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李澤民

自貢網訊(記者 蔣周德)自貢燈會使自貢以“中國燈城”享譽天下,并由“最具國際影響力”的民俗品牌活動,發展成為四川省第一大文化產業。自貢因此成為國家文化產業出口基地。這些榮譽和成績的取得,得益于數以萬計的彩燈人的努力。攝影愛好者李澤民懷著崇敬的心情,苦苦尋找、艱辛拍攝了100多位彩燈人的上萬張照片,并挑選出其中100位的照片,結集為大型相冊《彩燈人杰》即將出版。

照片上,彩燈人比彩燈更璀璨耀眼

“站在高大的燈組上,裱糊工對著落日,一抹斜陽照著她的臉龐……這張照片照得太漂亮了。”在高新區丹桂大街某茶坊,李澤民用筆記本電腦展示他拍攝的一張張彩燈人的照片,引起了一群茶客圍觀,并紛紛夸贊他拍得好。

一張照片看1秒鐘,都得看上三四個小時,因為李澤民拍攝了100多位彩燈人的上萬張照片。照片中,彩燈人工種各一、勞動狀態各一、神態各異……但都表現出自貢彩燈人淳樸勤勞、樂觀向上的精神風貌,看上去比彩燈更璀璨、耀眼。

李澤民已有30多年的“攝齡”。他19歲進入市鹽務局,因為兒時跟著著名文化人黃宗壤學習過繪畫,拍攝全市鹽業系統新聞照片便成為其一項重要的工作內容。自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李澤民又長期從事電視新聞拍攝。那時候,頸上掛照相機,肩上扛攝像機,是他的工作常態。他拍攝的新聞圖片常在《自貢日報》《四川日報》上刊發,每年還有大量電視新聞在四川電視臺播出。

工作之外,李澤民最愛把玩的依然是掛在胸前的照相機。只不過,他將關注點從生產勞動轉為了百姓生活,鏡頭里裝滿了濃濃的家鄉情。

“我是土生土長的自貢人,深深地愛著這片充滿鹽鹵味的土地。” 李澤民說,幾年前,他退休前夕就開始琢磨如何以自己獨有的方式,給后人留下一些最具自貢特色的東西。他是老鹽工的后代,兒時經常出沒于鹽廠,便自然地將目標鎖定老鹽工,拍攝了100多位,并結集成《致敬老鹽工》出版。此后,他又拍攝了100多位“鍋兒匠”,并結集為《鹽幫大廚》出版。2017年春,他又將目光投向了彩燈人。

李澤民攝影作品

李澤民拿著收集得來的彩燈人名單,逐一聯系,奔走拍攝。常常是靠擠公交車、搭摩托車出行,有是也靠出租車代步,冬天寒風刺骨,手腳被凍得冰涼;夏天驕陽似火,大汗淋漓。在兩年多時間里,他起早貪黑,白天拍攝,晚上清理照片。他的退休生活因此忙碌、充實而豐富多彩。

拍照片,比技術更比美術文學和思想

“自貢愛好攝影的人很多,許多人攝影技術好,但用思想照相的人不多。”李澤民認為,人像記錄不單是按按快門那么簡單,照片效果與攝影者的美術、文學等素養關系很大。他拍攝系列彩燈人照片,注重拍攝對象的工作環境、眼神、動作,著力表現主人公最特質的一面,讓觀眾感到震撼的同時能悟出故事、道理,尤其是行家賞析時能道出一些連他都沒有想到的東西。為此,李澤民拍彩燈人,不單單是記錄,還非常注重美感,大膽使用蒙太奇等拍攝技法,讓觀眾從心底發出“勞動者是最美的”感嘆。

“要與拍攝對象交流。”李澤民說。每次拍照,都是先聊天,既為了拉近距離,也了解拍攝對象的工作程序、方法,以確定拍攝某個最佳工作狀態。這也讓同一工種的彩燈人照片,視角、內容不重復而豐富多彩。為避免重復,李澤民確定第二天要拍攝某個對象后,在家里就做足相關工作,翻看過去拍攝的角度、拍攝對象工作狀態等。

多交流還有一個原因是,許多人面對鏡頭都難免緊張,動作、表情僵硬。李澤民一邊擺弄相機,一邊和拍攝者閑聊。聊著聊著,拍攝者身心放松了,表情動作也就自然、生動了。

拍攝中,李澤民總是先觀察環境和拍攝對象,再構圖,然后才拍攝。少則幾十分鐘,多則一兩個小時,拍下幾十上百張照片。為了取好一個景,他可謂煞費苦心,站著拍、蹲著拍、趴在地上拍、躺在地上拍,“十八般武藝”通通用盡。

攝影是光影藝術,李澤民巧妙利用自然光線。為了拍攝裱糊工李興容,在制做現場,他帶著她繞著各種燈組走了幾遍,沒發現特別理想的場景。后來看見一大型燈組上,一縷陽光正照攝過來,李澤民叫她爬上大型燈組站在合適的位置上,讓陽光照耀在她的頭發絲上,待神態、情緒都恰到好處時,趕緊“咔嚓”幾下。

鏡頭中有多美好,鏡頭背后就有多艱辛

“每個人至少聯系10個電話。”李澤民說,很多人不愿意,要反復溝通;有的因為工作忙,難以約定時間;還有的約定了時間、地點,他去了,拍攝對象爽約。

李澤民攝影作品

畫家曾鳴經常外出寫生,李澤民與其約定了當天幾時在彩燈公園見面,他往往放下電話就忘了。“到后來,我都冒火罵他了。”李澤民說,他們同跟黃宗壤學畫畫,是師兄弟關系,有怨氣可以隨意向曾鳴發泄。曾鳴也大度,“嘿嘿”幾聲就過去了。約了10多次,他們終于在彩燈公園見面。先是曾鳴平時干啥就干啥,李澤民一路跟著拍攝。拍了數十張都不滿意,又“擺拍”。又拍了數十張,仍然沒有一張特別滿意的,又“隨拍”。走到一處,曾鳴遇見幾個熟悉的制燈人,他們自然要交流一番。此時,一縷陽光透過高大喬木枝葉的縫隙,照射在燈組上又反射在曾鳴臉上。迎著這縷陽光,李澤民發現曾鳴的表情,尤其是眼神好極了,趕緊連續拍攝了多張。

市級“非遺”榮縣竹編龍制作技藝傳承人朱順文,用竹材編制龍燈,很有特色。李澤民為了拍攝朱順文,經過多次轉車趕到其在鄉下的家里。“那天下著雨,天氣寒冷,我回到縣城時沒有了公交車,只得打的回自貢。“李澤民說。

“為了拍得更完美一些,有些人不只拍一次。”李澤民說,他回家在電腦上清理照片時,稍不滿意就要主動返工。他拍攝胡氏花燈開創者胡德芳拍了近一年。第一次是上年冬天,在制作彩燈的現場拍攝其制作佛燈。第二年開春后,又去拍攝她制作花燈。第三次是盛夏,他到胡德芳辦公室觀察其環境后,將各種花燈擺放在她的辦公桌上,讓其在花燈叢中用剪紙裝飾花燈。覺得她的表情與環境不協調,他又想辦法調動其歡快情緒,待其情緒到位時,趕緊按下快門。

為了拍攝電焊工唐華,他在制作現場找了半個多小時沒找到理想的環境。焊工焊接鐵絲造型的燈組,只能間歇性點焊,始終拍不出理想的照片。后來,李澤民在一大型燈組看到高大的角鋼構架,便安排他在高過頭頂的一處仰頭持續焊接。這樣,不僅焊花能不斷飛濺,被拍攝者的眼睛也睜得比較大。照片中,唐華像是置身于禮花中。

造型工因為所做的工作是一個燈組的第一個程序,生產現場往往雜亂。李澤民為了拍攝一位造型工,找到一處兩旁有燈組,讓其在夾縫中工作,這樣不僅不凌亂,成型的燈組還美化了畫面。

《彩燈人杰》即將出版。當厚厚一疊照片定版之時,李澤民不禁長舒了一口氣。為自貢彩燈人留下影像記憶,是李澤民的初衷。他說,彩燈人身上有自貢這座歷史名城的精、氣、神,這種精、氣、神應該被這座城市的人們記住并傳承下去。

中国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排列三走势 美国棒球比分有平局吗 龙虎游戏500元倍投方案稳赚 一分快三最佳倍投计划 捷报网足球即时指数 微信龙虎押注群 多宝时时彩平台 3d开机号 北京快3走势图表基本情况 山东11选5计划免费网站 2013美国nba即时比分 花生日记几种赚钱方式 四川时时彩 彩票兼职骗局揭秘 捉黑a游戏怎么赚钱 喜乐彩